您的位置: 南康信息网 > 育儿

荒兽主宰 第四百四十九章 君王震怒(三更)

发布时间:2019-09-26 04:27:35

荒兽主宰 第四百四十九章 君王震怒(三更)

先王不傻,他看得出燕澜要保落阳,至于燕澜为何要这么做,他不太理解。

燕澜拱手笑道:“多谢先王慷慨。”

说完,燕澜目光转向落阳,道:“君王身上的散灵咒,是你亲手施下,那便由你戴罪立功。这是两枚育灵果,应该足够辅助你解开先王和君王身上的散灵咒。”

落阳略微松了口气,他也是聪明人,看得出先王已经任由燕澜保他之命,而燕澜,也并未食言。燕澜自己拥有解咒之能,但此刻不来抢这功劳,而是让他来解,便是给予他赎罪的机会

荒兽主宰  第四百四十九章 君王震怒(三更)

这一刻,落阳对燕澜的恨意减轻大半,甚至还有些感激这个少年,将他从水深火热之中解脱出来。毕竟,他对君王动手脚的事,一直如鲠在喉,让他始终担心东窗事发,心难平静,也影响了修为的提升。

“好,先王,君王,你们静坐便可,我就是耗尽灵力,也要在半日之内,让你们毒咒尽除。”

落阳言罢,二王坐定,毒咒由他施下,解咒自然游刃有余。育灵果对解咒余毒拥有极强的吸附之力,离体的咒术毒恶能量,尽数被育灵果吸纳,以免萦绕在体内,影响解咒效果。

两个时辰之后,果然如落阳所说,不出半日,先王与君王身上的毒咒便一扫而清。

燕澜望着气色如常、生机盎然的先王,以及明眸皓齿、温雅清隽的君王,拱手笑道:“恭喜先王、君王康复如初。”

先王朝燕澜深沉一笑,伸了个大大的懒腰,甩了甩双拳,感激说道:“燕澜,这一次,要多谢你的帮忙,不然长此以往,后果不堪设想。不光是我和君王性命不保,恐怕整个霜国都将动荡不安。”

君王也是恭敬地朝燕澜拜道:“燕兄。多谢了,这份恩情,我永世不忘。”

落阳眉头一抖,君王居然称呼燕澜为兄。说明君王已经将燕澜放在平等的高度。十几岁的少年,能达到这等高度,霜国之内,即便是那些王公贵族的子弟,也是难以在这个年纪达到。

燕澜望着谦逊有礼的君王。点头一笑,霜国若有这等君王掌握,那也是霜国之福,当即微微摇头道:“先王,君王,小子不过顺手为之,要谢,还真要好好感谢一下阮琨,不是他举荐我们,恐怕我们也不会来到王城。真是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

先王冷哼一声,道:“阮琨真是好胆量,王室待他阮家不薄,他居然敢打君王的主意,还想设计陷害天罡门,此事,定要从重处理,决不手软。”

君王眉头微皱,有些叹息地摇了摇头,让他拿阮琨动刀。心中确有不忍,不过想起这些年来自己所受的苦,以及阮琨在他人模狗样、故作谦恭的姿态,他的牙关渐渐紧咬起来。

先王看了一眼君王。君王为他的亲生儿子,他当然知晓其个性。君王天性仁德、温良恭谦,正因君王品性端正,他才将王位传授于后者。但是,身为君王,一味仁德。便是软弱可欺。

先王嘴角微扬,道:“我儿,你如今身为君王,阮琨之事就由你来处理。记住,拿出一个君王该有的威严,此次就拿阮琨立威,否则王室上下,皆认为你软弱无能,恐将致王位难保,霜国动荡。”

君王眼中厉芒一闪,点头沉声道:“父王放心,孩儿知道如何处理。燕兄,落阳,随我来吧。”

君王手指一点,身前空间荡开一圈波纹,三人便踏入其中,瞬间出现在王殿之中。

燕澜站在君王身侧,朝下方阮琨望了望,眼芒之中闪烁着几缕狠辣。这老家伙,心肠歹毒,手段阴险,意欲将天罡门斩草除根。此外,其谋略胆识皆是人中翘楚,居然想出拉拢天罡门加入王室,趁机蚕食的手段。如若不除,对天罡门将是极大的祸害。

“参见君王,祝贺君王龙体康复。”

五位护国长老都在王殿耐心守候,未曾离开一步。此时见君王神色润朗,元气恢复,知晓解咒已经成功,当即齐声呼喝,恭敬朝拜。

阮琨眉开眼笑,心中激动万分,只等着君王宣布赏赐。毕竟,落阳可是他找来的,赏赐怎么也少不了他。

阮琨低着头,却迟迟不见君王让众长老平身。

其余四名长老也是暗暗交流了一下眼神,不过,却是不敢抬头。他们似乎察觉出了什么不安的气氛。

燕澜望着大气不敢出一声的五名护国长老,他不由感慨,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看到他们如此恭敬,真难以相信,其中会有人心肠如此阴毒。

君王傲然而立,神色沉凝,淡漠地望着躬身礼拜的五名护国长老,脸色愈发阴沉。

阮琨正等君王宣布赏赐,可他弓着腰,却一直等不到君王喊平身,这可是历年来从未遇到过的事。

“怎会这样,君王解除了毒咒,脑袋犯傻了吗?”

阮琨禁不住在心头嘀咕起来,但给他一千个胆子,他也不敢公然说出来。

“五位长老,跪下!”

沉默片刻,君王突然沉声喝道,话音中充斥着前所未有的威严。

“跪下?”

五名护国长老皆是皱了皱眉,有些纳闷。他们身为护国长老,位高权重,一般拜见君王,只需行躬身礼,根本无需下跪。此时,却是接到君王这等命令,一时之间,竟有些不知所措。

“本王的话,难道没有半点威慑力吗?”

君王见五名护国长老不跪,当即怒声斥道。

五名护国长老浑身一颤,他们从君王的话语中,感受到了那份发自灵魂的愠怒,似乎君王并非跟他们开玩笑。

“嘭……嘭……嘭……”

王殿之内,当即响起膝盖跪地的声音。平日趾高气扬的护国长老们,此刻不得不下跪,甚至连头都不敢抬一下。

君王背负双手,在王座前面来回踱了两步,冷然一笑,道:“你们这些护国长老,平日养尊处优,位高权重,逍遥惯了,恐怕都不把本王放在眼里了吧。不过,如此也就罢了,然而,却有人心比天高,用心险恶,竟然敢对本王痛下狠手。对于这样的人,你们说说,该如何处置?”

这一瞬间,燕澜分明看到阮琨的身体猛然一颤,他森然一笑,这样的人,死有余辜。(未完待续。)

ps:感谢大家不离不弃,接下来仙子会加更补偿。

厦门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厦门治疗妇科方法
厦门治疗妇科费用
厦门治疗妇科医院
厦门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