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南康信息网 > 科技

神尊无极 第二百六十章 未开战先开赌

发布时间:2019-09-26 02:40:28

神尊无极 第二百六十章 未开战先开赌

金阳接过极道沧海递过来的不破灵舟,翻来覆去的仔细看了一会,这才撇着嘴说道:“我要它有个毛用,我是怕你现在表现的这么嚣张,别到头来在被铜无心给坑死,这不破灵舟我看过了,改一下的话,你一个人将凑着就能激发,虽然防御力会下降很多,但也足够你用的。”

这下子极道沧海是真的感动了,冲着金阳深施一礼,眼眶泛红的谢道:“先生大恩,沧海没齿难忘。”

“行了,最见不得你们这种婆婆妈妈的性子,你继续在这装高人吧,我走了!”

金阳一脸不耐烦的冲极道沧海晃了晃手,就转身扬长而去

神尊无极  第二百六十章 未开战先开赌

王不见王,这个词用在今天显然很不合时宜,原本只是极道沧海和同无心的决战可谁能想到,该来的和不该来的全都来了。

闻人博艺这个名字果然一点都没取错,一件天青色的长袍在配上一支束发的白玉簪,让人怎么看都觉得这就是一个博才多艺的大人物。

相较于龙云王宗的宗主闻人博艺,头戴紫金冲天冠,一身白袍,原本就长相俊美的裂天王宗宗主古俊美,一出场就更是引来了无数人的关注。

两人一见面没有所谓的双目如神对撞出火花,也没有你来我往的在话语上较量一番,更没有你双手乱舞,我双脚乱跺的暗中掰一下手腕子,只是面色平静的遥对着相互微微施了一礼,就各自归座。

其实这才是真正大人物的心态,对你没好感没必要一见面就怒目而视,但也绝不故作高姿态的冲你笑脸相迎。

和他们两位相比较青莲王宗的宗主司空平安出场就显得热闹多了,这位长的一脸平安像的超级宗门宗主,先是笑嘻嘻的向两位正主隆重的见了礼,接着又郑重地表态自己就是个打酱油的,纯粹就是来看场热闹而已,希望他们不要见怪,更不要多心。

做完这些后,司空平安又逐一和那些提前到场的各大宗门的宗主打招呼,就连个别混的稍微好点的中级宗门的宗主他都没落下,然后才走到早就为他准备好的座位落座。

南灵界权势最高的三个巨头都已经落座后,接下来就是那些各大宗门的宗主先是恭敬地向三人致礼,然后再客气的相互打招呼,场面乱哄哄的持续了足足有大半个时辰,早已各自盘坐在决斗战场两边的极道沧海和铜无心两人反倒像是成了无关紧要的人。

金阳和郑成俩人一个是裂天王宗宗主的师弟,一个是宗主的狗头军师,呃!应该说是高级谋士,所以两人的座位就排在古俊美的后面。

前几天没太注意,现在仔细的留意了一下,金阳发现这决斗场搭建的竟然和神州大陆古时候的罗马角斗场有八分相似,两者的区别仅在于现在的这座决斗场,场地四周各有一面防御屏障。

“四哥,你说他们会不会先放出几只猛兽来,让俩人先给大家表演一番人兽大混战,然后在正式决斗?”

金阳心里想着就忍不住带点恶趣味的问旁边的郑成。

郑成被金阳的话给问的莫名其妙,皱着眉头说道:“低级一点的妖兽经不起他俩一巴掌就死了,高级的妖兽各大宗门留着驯养成护山灵兽都还嫌不够,哪有多余的让他俩糟蹋,我说你正常点好不,怎么脑子里全是一些稀奇古怪的想法呢!”

“呃!我就是那么随便一说而已。”

金阳不好意思的揉了揉鼻头,又像是突然来了兴致的问道:“你师父怎么没来?我就不相信这么热闹的场面会少了他,是不是又躲在什么地方在憋着坏呢。”

金阳这句话不但引来了郑成的白眼,就连坐在前面的古俊美也重重的哼了一声,表示很不满意。

郑成用一副你就是个土鳖的表情看着金阳,轻声的说道:“我师父他老人家身份何等的尊贵,这种小打小闹的场面怎么可能劳动他老人家的大驾,他老人家出则地动山摇,整个南灵界都要为之震动…….”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你师父了不起……快看,极道沧海和铜无心已经对上了。”

金阳实在是听不下去郑成这种肉麻到极点的恭维话,连忙用手指着决斗场中,已经面对面站到一起的沧海无极和铜无心打断了他。

“我师父他老人家……”

郑成意犹未尽,还想继续说下去。

“嘘……”

金阳把食指竖在嘴边轻嘘一声,然后又一本正经的用手指了指极道沧海两人,就不再理他。

极道沧海和铜无心都盘坐在场边的时候还看不出来,现在俩人站到一起,差距立马就很明显,极道沧海身材中等偏瘦,而他对面的铜无心却雄壮如山,不但足足比他高出有一个头,整个身架也要显得宽上许多。

“我去,这铜无心块头好大啊,单从外表来看,力量上能胜过他的就不会太多。”

郑成的话金阳却很不认同,他满脸不屑的看着铜无心哼了一声道:“块头大又能怎么样,倒地的声音重一点而已。”

郑成不在言语,只是冲着金阳大大的伸了伸拇指,那意思是:“你牛,你真牛!”

就在所有人都认为极道沧海和铜无心就要开打的时候,就突听闻人博艺面带微笑的看着古俊美说道:“古宗主,这次决斗的俩人都可算是你我各宗的精英,既然如此我们不妨带点彩头,你看如何?”

古俊美先是满含深意的看了他一眼,接着才面色平静的说道:“既然闻人宗主由此雅兴本座自然奉陪,却不知闻人宗主想要赌什么?”

闻人博艺像是早有准备的笑道:“赌别的怕伤了你我两家的和气,就赌钱财吧,本宗每年收入的灵晶大约是五十万,我们就赌一百年的收入,五千万灵晶不知古宗主敢不敢接?”

闻人博艺这一下不可谓不狠,表面上看来只有五千万灵晶,相较于超级宗门来说并不是太过巨大的数目,可实际上五千万灵晶却是裂天王宗整整一百年的所有收入。

如果裂天王宗损失了一百年的收入,虽然靠着宗门数万年的积累也谈不上会伤筋动骨,但一个后人不争气,要靠吃老祖宗留下来的老本才能过活的名声是怎么都逃不掉的。

“闻人博艺好歹毒的算计,这是要从细微处撼动本宗的根基啊。”

心里虽然这么想着,古俊美表面上依旧是波澜不惊的回道:“既然闻人宗主有如此信心,那这个赌约我接了,就赌五千万灵晶。”

“好!古宗主爽快……”

闻人博艺刚叫了一声好,就听司空平安在一旁笑嘻嘻的说道:“既然两位兴致如此之高,那不介意我也来凑个热闹啊,不过我要事先说明,我纯粹真的就是凑热闹而已,没有任何别的企图。”

司空平安从表面上看起来为人谨慎的不是一般,话说完后还要再三的解释一番。

“哦,不知司空宗主又想赌些什么,怎么赌?”

古俊美先是仔细的观察了一下闻人博艺和司空平安两人,确定两人的确不是早有预谋后,这才语气平静地问道。

“嘿嘿!”

司空平安先是嘿嘿一笑后,才接着说道:“闻人宗主向来谨慎,从不做没把握的事,他既然认定铜无心会赢,那应该不会有错,我也跟他一把和古宗主对赌五千万灵晶如何?”

“以前我不知道,但是最近闻人宗主至少已经算错了两次,所以司空宗主的这个赌约本座接下了,你要觉得五千万不够还可以加注。”

虽然闻人博艺和司空平安没有事先预谋过,但作为超级宗门的宗主自然懂得把握时机,眼前这个可以削弱裂天王宗的机会他怎么可能放过,毕竟两家分桃子要比三家分来的多一点不是,只不过他这种落井下石的行为让古俊美很不爽,于是就略带火气的表示他可以加注。

“足够了,在多就要伤和气了,本座也就是凑个热闹,顺道着赚点小钱,还望古宗主不要介意。”

看出来了,别人都是当面笑嘻嘻,背后下刀子,这司空平安可不一样,他是当面笑嘻嘻,直接下刀子。

“没关系的,司空宗主要是觉得不够随时可以加注,我接着就是。”

古俊美明显已经很火大了,说话时语气未免有些生硬,可司空平安却像是个没事人似的笑嘻嘻的不接他的茬。

司空平安想装个没事人,可有人却偏偏不想放过他,也许是觉得司空平安占了自己的便宜,也许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闻人博艺清了清嗓子笑道:“司空宗主觉得够了,本座却觉得有点不够,不如由本座和司空宗主在赌一场如何?”

有时候桃子与其两个人分着吃,不如还是一个人吃的好,这大约就是闻人博艺此时的心态吧!

司空平安略显诧异的看了闻人博艺一眼,立马又换上那副笑眯眯的模样说道:“本座和闻人宗主都是赌铜无心胜,既然我们的观点一致,却不知我们俩人又是怎么个赌法?”

宝鸡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宝鸡牛皮癣医院哪家最好
宝鸡牛皮癣治疗方法
宝鸡什么医院治牛皮癣
宝鸡治疗牛皮癣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