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南康信息网 > 科技

剑道师祖 第七百八十八章蛟龙血战(下)

发布时间:2019-09-24 17:25:00

剑道师祖 第七百八十八章蛟龙血战(下)

刀剑之争,凶险莫测,一进一退之间便是生死莫测,一刀一剑之中俱是鬼门徘徊。

曹云蛟猩红色的眼睛忽然变得炽热,紧盯着何不思,感受着他周身流转的气息,咧嘴笑道:“吞吴功,是魏青虹那条老狗留下的后手吗?”,

略打量他了一番摸着下巴道:“身上有魔心鉴的影子,却不像那些愚蠢而又可悲的圣火教门徒”,

五指勾曲,灵气吞吐,旋即轰然一声炸响形成保留,血色的灵气如惊涛骇浪般层层扩散。

何不思布衣摇曳,长发倒飞,脚下却没有挪动一寸,手中的剑更是稳如磐石,右臂袍袖鼓舞,化去自曹云蛟手心忽然传来的巨大吸力。

“吞吴功第七重,不差”,

吞吴功威力巨大,可强行吸纳别人的灵气和生命,修炼起来也是极其困难,他苦练了数年才终练成,又被镇压在地牢二十年才磨砺到第八层,最终在魏青虹死后尽数化纳他自爆后的灵气才达到小圆满之境。

何不思今年尚不到二十,能修炼道第七重已是极其不易。

“可惜这一门功法类似于养蛊,最终只有一个人能活下来,你,只能当我的踏脚石”,

“就用你的命来成就我曹云蛟的杀戮大道吧”,

“彭”,

血气暴流重重叠叠,如怒海波涛,汹涌而至;何不思目中寒光一闪,足尖一点提身而起,身形一闪间便到了他头顶一丈之处。

没有风声,没有残影,无声无息,无形无影,有的只是纯粹的快。

一丈的距离也是估算的不多不少,高于一丈下方的人就鞭长莫及,低于一丈就难以在空中借力。

最纯粹的速度,最精准的计算,何不思身子一翻凌空一踏便从上空倒刺下来,快如光影的一剑如风雷骤至,剑锋凌厉的能开山裂石。

曹云蛟却连看都不看一眼,仰起头长啸一声发出一声吼动山河的长音,周身气流暴走,吞吐之间化出一条血色的蛟龙游走在周身,血色气芒吞吐,每一道都锐利无匹,每一道都能轻易的就洞穿人的身体。

何不思目光一凛,在千钧一发之际收起剑势抽身而出,漫天的血光从他身旁飞掠而过,当空勾勒出一片鲜艳而凄美的奇景。

抽身一退纵跃出三丈,右手握住剑柄,左手卡扣其上,剑身侵邪,正欲再次出剑忽听前方一声震耳欲聋的龙吟声传来,曹云蛟双手握住血骨刀,凌空一刀劈出,巨大的刀气劈波斩浪而来,刀鸣声响起时就带起了漫天的沙尘。

何不思眉头一凝,身形瞬闪而过。

这一次他毫发无伤,但身后的洛绮月却惊得掩住嘴连连飞退,险而又险的才避过这道刀气。

饶是如此也有几根发丝被斩落下来飞凌在空中;刀气洗涤而过时她脸上也被惊起一片苍白。

只是精魂仍旧未止,那巨大的刀气一过漫天的血光惊飞而来,那鲜艳夺目却凄凉无比的光将她苍白的脸都映照出一片血色,她瞳孔蓦然一缩,只感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当当当......”,

眼看着那惊心动魄的血芒就要掩至,本已避了开去的何不思身影一动,竟划过一道残影瞬闪而来,挡在他身前,手中剑锋一转便挡住了齐射向她的夺目血光。

“噗噗噗”,

“砰砰砰”,

一道道血光射入沙尘之中,激起一道道金色的暴流,洛绮月却毫发无伤。

齐射向她的锐利血光全部都被何不思挡住了......

“噗”,

就在她这么想的时候何不思的背后忽然喷射出一片血雾,将他的背脊染成一片猩红。

鲜血滴滴哒哒落在地上,洛绮月忽然一呆,看着他挺立的背影时手指不禁一颤。

刚才本该洞穿自己的血芒伤到他了?

“还不快走?”,

何不思冷冷地回头,目中寒光尽现,洛绮月看见有几点鲜红没出了他的嘴角;她“恩”了一声,点点头向后又退出了一些。

“退又有什么用?反正都要死的”,

曹云蛟狞笑一声,周身血气暴流流入血骨刀中,刀锋猛一插入地面,血浪霎时间冲天而起,席卷上高空成为一片巨大血幕,锐利的刀气鸣响于其中。

他的刀远没有何不思的剑快,但却更霸道,更密集,如此铺天盖地的攻势纵然是何不思也是避无可避,躲无可躲。

曹云蛟紧握刀柄,整个人都沐浴在血光之中,冷酷的笑道:“速度流的剑客,你已经没有出剑的机会了”,

入眼处尽是血色的洪流,耳中尽是鸣颤的刀声,血色洪浪袭天卷地而来。

何不思目中一凛,知道这一次非生即死,当即飞身而起,长袖鼓荡,一声呼啸,吞吴功施展而出,漫天的洪流都改变了轨迹向他袭来。

“哦~,你的吞吴功已修炼到第七重,便只有这点威力吗?”,

曹云蛟讥笑一声

剑道师祖  第七百八十八章蛟龙血战(下)

,却见漫天血浪涌向何不思时他却在千钧一发之际落了下来,周身寒气凛冽,脚下无端凝结起三寸寒冰,身形一动未动,却有一道白色的影离体而出。

与他一模一样的身形,一模一样的样貌,却更凌厉,更冷酷,整道影都像是完全由剑铸成,散发出的凌厉气势令洛绮月忍不住后退了两步。

那道影离她有数丈之远,但她却只感利风割面,疼痛难忍。

“恩?这剑......”,

曹云蛟脸上也露出了凝重之色,何不思的真身已经一动不动,如同一块冰雕,但那道影却好像凝聚了他全部的剑意和心神。

他陡然明白过来,这少年方才吞吴功的威力之所以没有显现出来是因为他根本就没有用多少力量,他全部的赌注都在这一道影上。

这一道影的威慑已经完全超越了这少年该有的凌厉,尚未发出已让他有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他是刀客,对刀剑俱都了如指掌,知道很久以前,剑修鼎盛之时传闻有一种发在意先的神识之剑,乃是天下间最凌厉,最快速的剑,这一道影给他的感觉仿佛就是发在意先的神识之剑。

“叶落花开,心神化影,生死一剑”,

而就在这时那道凌厉的影突然间睁开了眼睛,令人心悸的那一道剑影以天下极速迅疾而来。

大庆好的性病医院
临沂妇科医院
西安治疗前列腺炎方法
南昌博大耳鼻咽喉医院咨询电话多少
昆明复美白癜风医院能预约专家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