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南康信息网 > 科技

孙雯我没资格执教女足不该选择职业化道路

发布时间:2019-10-09 02:30:16

孙雯:我没资格执教女足 不该选择职业化道路

孙雯很随和,有问必答,而且逻辑性很强。和她聊天,能明显感觉到她对目前的中国女足很担忧,这种担忧更多是恨铁不成钢。孙雯说:她想去大学队执教是未来的一个愿望,因为她觉得女足想发展,光走职业化这条路是很难的。  还没资格执教中国女足  :你自己经历了从球员到教练的转变,对自己的新角色有什么理解?  孙雯:教练其实是一个综合素质的体现,也是多面手。教练需要是一个社会学家,因为你要和队员们打交道,像一个社会工作者那样,服务于她们,倾听于她们。还有很多时候还要对外去打交道,所以你的社会交际能力必须要有。教练也是个老师,因为把你的足球知识传达给你的队员们,这就是一个教与学的过程,和老师教学生一样。教练又是个法官,要做到奖惩分明,因为一个团队要有战斗力,就必须像一个军队一样

,用纪律将她们捏合起来。总之,教练不是很简单的一个活。  :听说前一阵您拒绝了做中国女足主教练的邀请?  孙雯:根本不是什么我拒绝了

,都是上瞎传的,我根本就不能去做女足的主教练啊,因为不管做什么事都必须按照事物规矩来,不能说我一个新手教练,马上就可以去执教国家队了,那不是开玩笑吗。我始终认为,要想成为一个好的教练,不仅仅需要有踢足球的经历,还要有很多方面的能力,至少是对足球的理解,无论是从理论层面还是实战层面,都需要一定的功底才行。  当教练更重要的一点,就是和当老师一样,面对你的学生,你用什么样的教学方法,来引领他们,怎么样能把你拥有的足球知识,还有对足球的理解,传达给她们,这个是很关键的。这个东西不是说你一开始就可以得心应手很自如地去应对,肯定是需要时间的。另外一个方面,对大赛的掌握,对球员能力的合理安排啊,包括训练方法的设计、组织都是蛮有学问的,不是那么简单的。  小队员踢球坏毛病太多  :那么您觉得寻找什么样的主帅才适合中国女足呢?  孙雯:我觉得选帅这个事儿并不是解决根本问题的办法。现在中国女足的问题,不是换了一个教练来了就能改善什么的。真正可以让女足整体水平大幅提高的,应该还是在青少年这一块,这个才是最基本的东西。这其中包括对比赛的理解,对技战术的理解,只要这些基本的东西有了以后,才能到一个高层次、更高年龄段的时候,再通过比赛去积累经验。我们现在缺少的是前面这一块,现在我看很多女足成年队,她们对比赛、战术的一些理解,踢球的习惯,还都是停留在青少年时期,甚至还养成了一些不好的比赛习惯。所以说这不是一个教练来了就能改变的事情。  :这些不好的习惯具体是指什么呢?  孙雯:指的是很多基本的东西,比如比赛中出球、跑动的习惯,这跟她们对比赛的理解能力有关。球员的成长需要一个过程,比如最开始一个阶段,她会只专注于足球,不太理解团队的概念。到了下一个阶段,就是岁这个黄金时间,这个时间就应该让队员对比赛形成一些最基本的理解,包括对比赛的快速反应能力、快速思维能力,基本上应该得到大幅提升。而我们现在错失的正好就是这个阶段。  这样一来,队员们到了成年队以后,很多东西因为之前没有很好提高,就只能为过去还债。足球学习的过程和读书一样,是不断积累起来的,不可能小学没读就直接读中学、读大学,这些基本的东西不学好,后面就会很累、很辛苦,可能需要花更多时间。而且很多东西一旦定型了,就很难再改了。当然也可以改,但我觉得这就不是一二年的事儿了,可能是要花5年10年,甚至更多时间。  女足走职业化是错误的  :现在的女足青少年培养,和你们铿锵玫瑰时代有什么不同吗?  孙雯:我们那个时候的教练,可能对足球训练的理解上会有很多偏差,比如强调练体能,平跑圈啊,跑万米啊,都跑了很多。但是有一点,你不得不肯定的是,那个时候的青少年教练员,他是专注的,他把这个作为一个事业在做,人们都说态度决定一切,那时候的教练员相对来说很热爱自己的事业,愿意认真的把足球教给孩子。而现在,这里面可能有多种因素,比如有点浮躁,比如现实社会的很多压力,都让一些青少年教练员对自我的要求和对孩子的要求,都和我们那个时候有了很多的偏差。  :你觉得女足近十年来的凋零,是不是也和踢球的女孩子越来越少有关?  孙雯:我刚才一直讲的许多问题,都是足球的问题,不单单是男足或女足的问题,给我共同的感觉,都是现在踢球的人,的确是太少太少了。我觉得造成这个现象首先是理念上的问题,就是没搞清为什么要踢球?很多人都以为踢球就是为了要从事足球事业,将来要走职业化,这个理念是错误的,如果不改变的话,就很难找到中国足球真正的根基所在,也就是我们的足球人口。  很想执教一支大学球队  :这好像不单单是改变理念的问题,应该还包括了体制上的改变。  孙雯:我们自己现有的体系很难改变,现在情况就是这样,我一个人的能力也有限,不能起到什么大的作用,只有告诫自己能做多少就做多少了。  我现在只希望让这些女孩子,既能把球踢好,又能把书读好,这样她们将来进入社会,有力量有能力做很多事情,如果她们成功了,一定会有回报

。  如果我们现在练了10年20年以后,一旦面对社会,她们一片茫然,不知道该干什么,感觉被社会抛弃,这个就很痛苦了,要重新开始适应社会,很困难。我希望他们有所改变。[1][2]下一页:你曾发微博说自己想执教一支大学球队,就是因为这个想法吗?  孙雯:想去大学队执教是我未来的一个愿望,因为我觉得女足想发展,光走职业化这条路是很难的。想要有更多的女孩子踢球,首先你就要让家长放心,因为女孩子能踢球都是从家长的支持开始的,如果家长不支持,这条路你就很难走下去。对家长来说他的愿望就是孩子将来能有一个很好的前程,不管怎么样,你要给他们看到一个希望,如果像女足现在这个样子,你就很难说服他们,因为根本看不到将来的保障在那里?  这种情况下,你讲再多口号也打动不了这些家长,什么发展足球事业啊,这些对家长而言都是空的。所以我希望将来可以有体制上的突破,不能光想着为了成绩负责,也要想着对球员个体负。  手记  真正的大牌从不耍大牌  第一次见到这位中国女足的传奇人物,着实心中带有一份崇敬,很想把当年从电视机里看到的传奇身影马上对上号。  不过我的这种尝试很快就让孙雯自己给打破了,当我们刚见面还处于“恭维客套”阶段的时候,她就跟我说,“来之前你可能会觉得我是什么明星大腕,不过来了之后你就会发现……发现我这个人大名鼎鼎,如雷贯耳,今日一见,不过如此啊。 ”  这就是孙雯留给我印象最深刻的地方,在外向爽朗的性格之外,她那恰到好处的幽默感总是能很好的体现出她的个人魅力,可以迅速拉近彼此的距离,当然这也让我接下来的采访轻松了许多。  在看到我拿出IPHONE准备为采访录音时

,她笑称现在IPHONE真是无所不能啊,什么场合都能看到它的身影。我就问她,“那你是不是也在用IPHONE?”。孙雯笑着说,“我用的可是老古董了”,说着,她掏出了一款飞利浦的平板,冲着我晃了晃,我迅速的作出判断——7、8年前的款式。  “这种最适合我这样的懒人,一周充一次电就好了,很省事”,尽管夸了的优点,但显然在孙雯心中还是有一点小纠结的,“有一次我在商场里,看到了这款还在卖,不过在那里选购的都是一些中老年人,当时我就觉得自己肯定是已经OUT了。 ”我再一次被孙雯的幽默逗笑了。  第三次被她的语言逗笑,是在采访快结束的时候。当时因为谈到了一些关于青少年足球体制方面的话题,在孙雯表达了对现状的无力之后,我就问她,“这个话题是不是太沉重了?感觉我们聊的都有点压抑了。 ”结果孙雯耸了一下肩,说道:“那是因为我这个人说话太严肃了。 ”说完,她自己就先笑了出来。  马良行回沪闭门造车  面对采访全程黑脸  在采访孙雯的过程中,非常意外的在训练场边遇到了另外一个曾与中国女足有着密切关联的人物——前女足主帅马良行。  在东方绿舟基地中遇到马良行,虽说有些意料之外,但绝对是情理之中,因为此时的马良行身为上海足管中心副主任,同时还身兼上海各级女足梯队的总教练。因此,来场边监督女足训练,也是他的主要日常工作。  不过如今的马良行显然不愿意过多的暴露在公众面前,“我现在不接受任何采访”,硬邦邦的说完这句话,马良行一脸严肃的转过头去,眼睛紧紧盯着场内,不在有任何愿意继续交流的意图。  事实上,自从二次接掌中国女足之后,马良行就开始有意的淡出公众视线,也许是出于带队成绩不佳的自责,也许是面对女足滑坡的内疚,如今的他几乎是窝在上海“闭门造车”,不在轻易参与任何与国字号女足有关的事情。甚至在近一段时间国内女足选帅热议的过程中,尽管有不少声音提到让马良行再度出山,但马良行自己却压根连站出来表态“拒绝”都不曾有过,干脆选择了不闻不问不搭理。  不过马良行的生活仍然离不开女足,如今他的任务就是要带领上海女足在十二运上夺冠,2013年的时候,“闭关”数年的马良行,不知能在沈阳交出一份什么样的答卷。

前一页[1][2]

有赞微商城平台怎样
微商城电脑版
怎么弄微信小程序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